温王资讯>旅游>每座城市都有个“中央公园”梦? > 正文

每座城市都有个“中央公园”梦?

当生态宜居日益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中央公园”似乎正成为衡量城市发展水平的一大标杆。公园规划面积330万平方米,当地媒体在报道时也称,其“建成后或将成为亚洲最大、世界第三的城市中央公园”。今年9月,合

每个记者:朱梅捷每个编辑:刘艳梅

退休的马云一点也不闲着。

近日,马云慈善基金会向浙江省杭州市余杭区慈善联合会捐赠1亿元人民币,用于西溪湿地的环境保护。在捐赠仪式上,马云承诺给杭州一个“大礼物”——像纽约中央公园一样建设西溪湿地。

即使那些从未去过纽约的人也必须熟悉纽约中央公园。

马云有句名言:“梦想总是会实现的。如果它们实现了呢?”事实上,不仅杭州,而且据不完全统计,包括苏州、青岛、济南、重庆、成都、武汉等城市,都已经或正在建设和规划自己的“中央公园”。

这些“中央公园”的共同特点是规格高、面积大。一些城市拥有全球招标和设计团队,一些城市还展示“亚洲第一”的旗帜。在当地媒体的报道中,有许多说法,如“纪念纽约中央公园”、“与中央公园竞争”和“xx自己的中央公园”。

当生态宜居性日益成为城市的共同追求时,“中央公园”似乎成为衡量城市发展水平的基准。那么,纽约中央公园的魅力是什么?它真的适合所有城市吗?

纽约中央公园照片来源:摄影网

从鸟瞰曼哈顿,在正在崛起的摩天大楼中,有一片近4平方公里的绿洲,这一点尤其引人注目。这片绿地上布满了剧院、动物园、喷泉和草坪……当地居民带着孩子来到这里散步和放松,而来自世界各地的游客正忙着拍照。

这个躲避在市中心喧嚣中的地方是纽约中央公园。它建于1873年,146年前。

目前,中国许多城市建立的中央公园也希望在经济发展和生态宜居性之间取得平衡。

这些中央公园的第一个特点是它们相当大。

例如,重庆中央公园(Chongqing Central Park)于2013年5月建成开放,面积1.53平方公里,南北总长2.4公里。它被称为“仅次于纽约中央公园和伦敦海德公园的世界第三大城市中央公园”。

2018年1月1日,青岛西海岸中央公园举行毕业典礼。公园的规划面积为330万平方米,当地媒体也在报道中称,“建成后将成为亚洲最大的城市中心公园,世界第三大公园”。

今年9月,合肥中央公园举行了毕业典礼。公共信息显示,公园景观和绿地共覆盖782.67万平方米,被誉为“世界上最大的城市中心公园”。

如此众多的公园早已超出了公园本身的意义。在某种程度上,它甚至代表了一个城市的“面貌”。

此前,安徽曾提出建设合肥中央公园的目的是“使其成为一部充分体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理念的代表性作品,一部给子孙后代留下“快乐绿肺”感觉的作品。

因此,许多中央公园都位于城市重点发展的核心。例如,重庆中央公园位于重庆两江新区,合肥中央公园位于合肥滨湖科学城,西溪湿地保护项目位于杭州未来科学城。

不仅如此,许多中央公园配备了重量级的中央商务区和文化组织,公园附近还有中高档住宅建筑。例如,合肥中央公园将迎来安徽国际文化艺术中心、安徽歌剧院和摩天轮。重庆中央公园拥有30多个政府和公共机构,被认为是重庆第三次“北移”的中心。

为什么纽约中央公园成为城市规划领域的经典作品?这也必须从纽约的历史开始。

北京大学景观设计学院副院长李迪华告诉程叔叔,曼哈顿在纽约兴建时,当时的世界城市规划概念直接来自中世纪的城市模式——这种类型的城市设计只有广场,没有公园,城市建成区非常密集。"即使是现在,纽约也是一个典型的小街道城市,拥有高密度的道路网、高建筑密度和高建筑面积比。"

当中央公园开始规划和建设时,纽约已经进入工业化时代,公共生活和户外生活逐渐成为市民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虽然纽约中央公园(new york Central Park)的位置此时仍在远郊,但它的建造者奥姆斯特德和卡尔伯特·沃克斯(calbert vaux)预测,该市未来将在那里扩张,并希望提前为该市预留一个公共自然空间。

他们的愿景是:“即使公园周围的建筑是中国长城的两倍高,设计也能确保公园里看不到这些建筑。”

在曼哈顿后来的城市扩张中,这种前瞻性的视野以及自然和人文情怀留下了当地居民唯一可以看到自然风景的地方。中央公园也成了纽约的“中心”。

可以说,今天的纽约中央公园不是被自然风光所吸引,而是被人与自然的和谐共处所吸引。这不是一个微妙的设计布局,而是城市发展的核心精神,不牺牲自然生态而牺牲眼前利益。

生态宜居性的概念当然值得学习。这正是许多中国城市在建设中央公园时所考虑的。

然而,在李迪华看来,纽约中央公园非常美丽,但这并不意味着纽约人的体验非常好。毕竟,除了中央公园,纽约几乎没有绿地和公园。许多纽约人想晒太阳,不得不去中央公园。这种“稀缺性”也是中央公园意义重大的原因之一。

“但是我们的城市和纽约有不同的建筑情况。我们的许多城市都计划建造绿地系统,如城市公园和社区公园。是否仍有必要在市中心提供一个像纽约那样的大型公园,值得进一步考虑。李迪华说。

公园侧重于“公共”这个词,它从诞生之日起就是城市现代性的象征。

随着城市发展步伐的加快,公园已经成为现代钢筋混凝土城市的“奢侈品”。19世纪中叶,欧美出现了专门为公众观光而设计的公园。1905年,在无锡,一些名人和绅士发起并筹集资金建立了中国第一个真正的公园。

目前,我们站在高质量发展的节点上。在越来越多的城市重视公园建设和城市生态的时代,更有必要思考什么样的公园才是好公园。

可能有很多答案。李迪华认为:“如果公园能在10分钟内达到全覆盖,在5分钟内达到50%的覆盖,那么我们的城市将会非常幸福。”

李迪华告诉程叔叔,作为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普惠”公园是其最基本的建设目标。

事实上,今年年初的一份重要文件特别强调了基本公共服务的“包容性共享”和“就近便利”。

今年2月,国家发展改革委、住房和建设部等18个部门联合发布了《加大社会领域公共服务力度,提升质量,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的行动计划》(以下简称《计划》),其中提到“弥补基本公共服务短缺,加快基本公共服务均等化”。根据该计划,到2022年,覆盖全体人口、城乡包容性共享和融合的基本公共服务体系将不断完善,方便、高效、快捷、方便、造福人民的公共服务体验将不断改善。

从这个角度来看,纽约享有与中央公园相同的声誉,而完全不同形式的佩雷斯公园也吸引了中国城市的注意。

面积390平方米的佩利公园(Paley Park)被称为“口袋公园”的创始人,因为它为市民在繁忙的街道上休息提供了一个小空间。

目前,北京、上海、南京等城市正在街道上建设这样的小公园。成都和青岛也更加重视和规划袖珍公园。成都甚至更进一步,开始探索公园城市——从“城市建设公园”到“公园建设城市”。

李迪华认为没有必要刻意追求中央公园或袖珍公园。“我们真正需要做的是实事求是,研究我们的城市。人们喜欢什么样的生活?根据不同的需要,在住宅区的公园和办公区建立绿地。”

国家商业日报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结果 北京快乐8 新疆11选5开奖结果